连续加注的IDG、高榕、蓝驰、创新工场 这一天终于获得了10倍回报

连续加注的IDG、高榕、蓝驰、创新工场 这一天终于获得了10倍回报

连续加注的IDG、高榕、蓝驰、创新工场 这一天终于获得了10倍回报
文 | 郑玄
  来源 | 东四十条资本
 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水滴,用5年时间走到IPO。
  美国东部时间时间5月7日上午,水滴公司正式登陆纽交所赴美上市,股票代码为“WDH”。开盘后水滴股价较发行价一度下跌近20%,当日收于9.7美元,目前总市值38.2亿美元。
  水滴公司IPO发行价为12美元,位于10-12美元区间上限。根据此前更新的F-1招股文件,此次IPO水滴计划发行3000万股ADS,此外承销商总计享有450万股超额配售权,按照发行价计算,绿鞋后最高募资金额可以达到4.14亿美元。
  水滴公司目前主要业务包括水滴筹(大病众筹)和水滴保(保险科技),其中保险经纪业务占水滴公司2020年收入的90%。根据招股书,按照FYP(首年度保费)计算,水滴是中国第二大在线保险销售渠道,仅次于蚂蚁保险。
  水滴公司顺利走到IPO,与资本的捧场不无关系。尤其创业前两年还未启动保险业务时,水滴公司没有什么收入,一直处于干烧钱的状态,而腾讯、IDG、高榕、蓝驰、创新工场等股东连续投资了几轮。

  成立5年零1天在纽交所上市,水滴不仅给早期投资人带来了数十倍的回报,挂牌上市当天,沈鹏、杨光、胡尧三位水滴创始人更是选择和十几位早期投资者一起敲钟。
  在早期风投,“投资就是投人”早已是行业的共识,这点在水滴和沈鹏身上很有代表性。
  水滴公司创立于2016年,三名核心创始人沈鹏、杨光、胡尧都来自美团,沈鹏作为美团10号员工,是美团内部核心地推部门的负责人,这让他离职创业时得到了资本的热捧。
  也就是说,顶着巨头光环,沈鹏当时称得上是个“明星创业者”的经典模板,对早期投资人来说,投水滴是个不难做出的决策,投不投得进去,拼的是信息源和行动力。
  2016年5月水滴正式成立,IDG、高榕资本、真格基金、腾讯和沈鹏的老东家美团给了5000万元天使投资。当时水滴还没有开展业务,互助也是一个不确定性很高的方向,投沈鹏这个人,是这些机构的共识。
  IDG资本合伙人王辛告诉投中网,2015年底他和沈鹏在望京一个咖啡馆见面,聊到了创业的想法,不久后沈鹏就下决心做这个方向。IDG投决会见完之后结论高度一致,认为沈鹏就是要投的人。
  高榕资本也很相似。高榕联合领投了水滴的天使轮。而根据沈鹏自己回忆,当时决定创业的时候,高榕第一时间就联系了他:“我和张震聊了不到一小时,他就拍板说要投。”
  不过水滴一开始发展并不顺利,起家的水滴互助收入有限,而之后启动的水滴筹,虽然给水滴带来了流量,但却没有进行商业化,这让水滴公司很长时间处于烧钱的状态。
  投资人并未失去信心,2017年水滴完成A轮和A+轮总计1.6亿元融资,除了IDG、高榕、腾讯、美团这些老股东悉数跟进,蓝驰、创新工场、彤程公益基金等新股东也加入其中。

  2018年水滴启动保险业务,之后公司收入进入增长快车道。2018年水滴营收为2.4亿元,2019年达到15亿元,2020年在疫情的推动下更是突破30亿元,这也让水滴得以在今天顺利登陆二级市场。

  如上图所示,水滴前后一共完成6轮融资,从天使到D轮,水滴融资总额超过6亿美元。其中5000万元天使轮和1.6亿元A轮/A+轮的投资者,按照上市发行价计算分别获得2.9亿美元和5.9亿美元的回报,回报倍数高达37倍和24倍。

  在机构投资者中,腾讯是最大的赢家,参与了水滴前后全部六轮投资的腾讯,总投资额超过2.5亿美元,总回报达9.66亿美元,赚了约7.2亿美元。此外2019年领投C轮的博裕资本,2年时间也赚了超过4亿美元。
  两名天使投资者高榕资本和IDG前后参与了水滴4轮融资,均赚了2.5亿美元和10倍左右的回报;还有蓝驰、创新工场、真格这些2018年之前投资水滴的早期投资者,也获得了10倍以上的投资回报。

admin
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