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章

  晃眼袍子道:“咳,不然让我带回去养罢,这一世两世的总不像样也没办法。他在我府中,几千年大概也能成仙了。”

  我大惊,老子怎么可能像头家猪似的被养起来,此乃奇耻大辱。身子一能动,我立刻撒开蹄子,拔腿便跑。

  跑着跑着,跑红了眼,没留神跑到断崖边,又没留神刹住。我蹄下一空,嗖地坠下去了。

  据说深红色的牡丹最名贵,我活了二十几年,见过艳红的白的绿的,却真是没见过深红的。前日牡丹徐派人送了一张帖子给我,说他家有一株深红的牡丹,本是弘法寺内珍藏的珍品,住持圆寂前转赠与他,今日开花,特在自家的国色楼前开赏花会,邀我来赏。

  本少爷本不爱这些花花草草的,管它红的绿的,不就是朵花么。不过我最近常到翠侬阁一坐,萦月说她爱牡丹,我索性就到这赏花会上走一趟,再买盆牡丹去引她一笑。

  赏花会辰时开,我到得有些早,就到别处去走了走,等折回来,辰时将到,花台前已经吹了一曲笛子弹了一段琴,花台边挂了一串鞭炮,牡丹徐亲手点着了引线,噼里啪啦放完后,又致了一段辞。牡丹徐掀开纱罩,请出了他那盆牡丹。

  这个声音竟让我隐隐觉得有些熟悉,好像曾听过无数回一样。我向人群中望,看见一袭青色长衫,立在人群中。

  客套两句后,他像要走。我赶上前去道:“在下与赵兄一见如故,想请赵兄去酒楼一饮。不知赵兄可否答应。”

  此时还是辰时,酒楼小伙计说他们还不到卖酒的时辰。本公子一锭银子搁上桌面,立刻变成“有现成的好酒好菜”。小伙计一团殷勤引本公子和赵衡进了最精致的雅间,几碟精致凉菜,一壶上好的花雕,顷刻间端上桌面。

  衡文衡文,这两个字念起来也有些熟悉。我道:“那我也不与你客气了,我表字南山,你也喊我南山罢了。”

  我像几百辈子没喝到酒一样,就那么不停地喝。在酒楼喝到下午,他说他住在另一条街的客栈,我摇摇晃晃随他到了客栈,进了他房内,又喊了酒菜来喝。

  我记得我想他背光了我老秦家的家谱。我说我小时候我爹曾给我算过命,算命的说我今生命犯桃花,是个风流命。

  我立刻道:“我本也不信,却是准得很。不是我在你面前自吹,京城的秦楼楚馆中,不知道有多少姐儿哭着等我去替她们赎身。”

  他似笑非笑地道:“却不是已经和什么穷书生卖胭脂的好上了,拿你做过河的筏子罢。”

  我不晓得究竟喝到了几时,总之酒喝完了一整坛,桌上的蜡烛将燃尽。我喝得迷迷糊糊,他也喝得东倒西歪,就随便歪到床上睡了。

  但他却就这么不见了,一天,两天的,我再也没有寻见过他.我把各处能找的地方都找了,客栈的那间房,我按天给钱,一直替他留着.掌柜的说,这位公子也没有说过他从何处来,别处也没人认得他.

  我从这年端午寻到了来年中秋.这一年多里,和哪个喝酒都没有味道.睡觉时做梦,混混沌沌地,今天梦见我是头野猪,明天梦见我是只乌龟.有一天我梦见我在一个雾气腾腾的地方,他在前面站着,我喊了一声衡文,他转过身来,似乎要开口,我醒了。

  解签的看本公子颓然的脸,宽慰到,其实此签尚有一线生机.猴子摘月比猴子捞月好.

  解签的道,猴子捞月,捞的是水里的月亮.怎么捞都是个影子,变不了真的.猴子摘月,月亮总是个真月亮.

  街上来者熙熙,去者攘攘.我踱到街边,听到人招呼:这位爷,坐么?

  没多大功夫,一个雾气腾腾的大碗啪的落在我身旁的桌面上.端碗的人殷勤地笑道:我看公子您象饿慌了神的模样,自作主张地给你下了大碗的馄饨面.

  馄饨面?我匀出一丝神来瞧了瞧,这种吃食我从未吃过.随手摸起筷子捞起一根面条送进口,味道倒也别致.

  老者踌躇了一下。才开口道:方才我看见公子你夹起的面里黏着好大一颗老鼠屎.还没来得及提醒......公子你已经咽了.......

  那仙使没怎么将我这个白捡来的飞升新仙放在眼里,爱搭不理的,摊着名册。将毛笔醮了醮墨问我:“在凡间姓甚名何?”

  仙使提笔记上,道:“你先等着。我上灵霄殿向玉帝通报。你才能进南天门。”合上册子又道:“你真有运道,今天太上老君的仙丹开炉,西天的迦叶尊者正好在老君府上拜会,老君与他以道论佛法,装丹的时候一个没留神,掉了一个下界,竟被你捡着了。”

  仙便抬脚转身,我道:“且等一等,劳烦兄台再替我向玉帝捎句话罢,就说宋珧又捡了颗仙丹,又爬到天庭来了。”

  王母道:“何必如此说呢,宋珧也很不容易。他那时险些灰飞烟灭,却居然断了仙契,他又重回天庭。如若神仙也有天命,这大概就是天命。既然天命如此,何苦再为难他?”

  玉帝端祥着我的脸,片刻叹气道:“罢了,既然王母都如此说,可能这就是你的天命。你当年险些灰飞烟灭,此时轮回再生,之前一切就不再追究。只是在天庭中,你只能做个散仙,天庭也只当没你这个散仙。极东的海上有个岛,你自去那里过活罢。

  引我进殿的小仙使还在门外,我向他道:“向你打听个事,衡文清君现在何处?”

  他慢吞吞地将我引到个避静的地方,慢吞吞地捡了块石头坐下,才慢吞吞地道:“你那天感天动地地爬去凡间灰飞烟灭,其实你刚出南天门衡文便已知道了,赶去凡间时,你眼看着就没救了,他也开始犯傻,拿自己的仙元去救你,他也没做过凡人。仙元一无就会倾刻灰飞烟灭,幸亏凡问承受不住他的仙术,他刚要取仙元,那山头便塌了。我和东华赶下来,先各分了点仙元给你。又向老君那里讨了仙药,又去西天如来那里求了些舍利,好容易才保住了你的一绺小魂魄。我向阎王那里讨人情,把你塞进轮回道,轮回几世养全魂魄。衡文他私下凡界,去凡间看你轮回,玉帝将他拿回天庭,着陆景值掌文宗,天庭再也没有衡文清君了。”

  天庭里景致依旧,仿佛我在凡间轮回的几世也不过是大梦一场。我正要去极东的海岛,远远地站着望了望当年我的宋珧元君府和衡文的微垣宫。

  正转身要走,一行仙者自云霭上行来,我退到道旁站着。北斗七星的其余几宿环绕着一个素袍淡然的身影,行到我身边停了停。

  天枢除却前尘事,终于不再清冷彻骨了,他瞧着我,和声开口道:“可是新上天庭的仙者?”

  我朝他行去的身影望了望,许多许多年前的往事早已象当年晨曦中的水香花香气一样,淡入清风薄雾,踪迹不见。

  他在海岛仙府门外的仙树下站着,向我轻轻一笑,恍若东风拂过,三千桃花灼灼开放。

  我道:“抵不了罢,抵了你亏了不少。”衡文晃着他的破折扇道:“我却没什么计较,抵了能怎样,不抵又怎样。”

  如果你对桃花债第78章并对桃花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

上一篇:金庸小说中的岛屿)
下一篇:求桃花是什么意思

 

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
热点资讯 Hot spot
盛开的桃花
服务热线

http://www.jewelrytradesale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

网站地图